新加坡快乐8开奖
[圖文]虎毒不食子
作者:劉劍宏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6136    更新時間:2013-07-05

 

 

 

 

 

 

虎毒不食子

 

劉劍宏

 

 

童年的時候,我是在幻想中度過,這個智力啟萌的年齡對于世界有著太多的未知和奇妙。我曾經羨慕別人閱歷豐富有著滔滔不絕的故事數說給孩子去猜想的父母,很渴望自己也有能經常敘述往事和故事的長輩,但我特殊的家庭,除了長年累月聽多了的便是父母感情不合的爭吵叫罵,很多的時候,我只能以自己幼稚的想象去夢想著一些低俗而毫無懸念情節的故事。唯有當外婆從很遠的老家來農場小住之時,在夜晚熄燈躺于床上,我倆手捏著她的兩耳墜,聽從外婆每晚搜腸掃肚講出的往事和故事。

 

外婆所講的故事,大都源于她年青未嫁之時所經歷或耳聞的往事。人步入老年的年紀,總熱衷于在晚輩面前抖落年青時候的舊事,外婆所提之事,對于一些至今都無法解釋的謎團,總要附上一些神鬼迷信的成分,其用意不外乎兩種目的,一則有著太多的懷舊情結,在一個尚未懂事的孩童前敘發感懷可以避免一些意想不到的傷感,二則說些離奇古怪的舊事,可以讓我這個頑皮的孩子能早早靜下睡覺。這種聽故事入睡的方法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每日不可或缺的程序。外婆給我講述的所有故事中,至今讓我還殘留于記憶中只有一個,如今我已走進中年,幾十年的生活歷程,故事是應對我的人生所有感悟,這個故事一直非常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里。

 

這是發生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的事情,外婆娘家廣東陽春縣一個叫“高廊”的村子,有個男人死了妻子,丟下一對年幼的兒女,大的女兒5歲,小的兒子還不滿周歲。這男子拖帶兒女過著沒有女人和母愛的生活,日子過得非常困苦和艱難,沒有女人的打理家庭生活是雜亂無章的,男人則倍受失去女人在精神和生活上的長期煎熬。后來,經媒人撮合,這個男子與鄰村的一個寡婦相識,并有意結合組成新家。

 

 


在操辦結婚之事時,女方亦拖帶一對子女。兩個家庭湊合起來將是四個年幼的子女,子女多無疑給這個即將組成的家庭帶來很大的經濟負擔陰影。作為要出嫁的女方還得考慮自己帶著親生兒女嫁入門后,子女會不會受到虐待和不公,而且將來還要養育未來的兒女。思前想后,她把目光和主意盯上了夫家的這兩個兒女“何不要丈夫將他自己的兩個兒女送人已解后顧之憂呢?”她把心里的決定在婚前偷情的夜晚向男方說了。男人聽了婦人的話,開始的感覺還是良心過不去,到底是身上的親骨肉,但在兩者之間的選擇上,他挑選了女人,肉欲的饑渴和穩定的家庭生活使他舍去了良知,向女人妥協。

 


于是,倆人開始謀劃著如何將一對兒女送出去。中國那個窮苦饑寒的年代,家家多的就是吃飯的口,尋找代養人有個時間的過程,但對于他們這對急于逛合的男女而言卻是漫長焦急的。經過多日弄波,他們在十里八鄉也沒能找到愿意收養孩子的人家。這時,女人大腦中便閃現出一個惡毒的念頭:“把兩個孩子拿到荒山野嶺中丟掉算了!”女人在說這話時,大有快刀斬亂麻的果斷神情。那時的粵西北地區深山密林中,還有華南虎和黑熊經常出沒,也時有村民在山中受到猛獸的侵襲。女人要男人將自己的孩子送到山里無疑是虎口送食啊!

 


一天下午臨近黃昏的時候,男人抱著年幼的兒子,背起稍懂事的女兒匆匆向山路走,女兒在父親的背上新奇地問道:“阿爸,你帶我和弟弟去哪里啊?”男人告訴女兒送他(她)去遠嫁的大姨家住幾日,女兒從出生以來母親生下弟弟不久因病去世,長到5歲還從來沒有謀面大姨,也沒有離開過家門到村以外的地方玩過,今天聽到父親的話興高采烈地無以形容,她在父親背上甜甜地說:“我到了大姨家,一定聽大姨的話,我還要帶好弟弟,不讓他哭哭啼啼。”一心只想著可以重新過上安穩的夫妻日子的男人,似乎對女兒純真乖巧的童言失去了感覺,他帶著兒女走進了山林來到兩道山脈之間的溪溝邊,這時,太陽已經掛在西山的邊緣,歸巢的飛鷹和那將夜出的猛獸發出尖利的叫聲,使漫漫暗沉的山谷多了點陰森。男人把女兒放在溪邊的石頭上坐下,說是走累了,要到小路邊的叢林中摘些好吃的山果給小姐弟吃。離開兒女的男人這時似乎有了點割舍離別之情,害怕聽到刺痛心靈的孩子們尋找父親的哭嚎聲,他近似狂奔地尋原路離開了深山回到自己沒有童真氣息的家。

 


煎熬的三天三夜過去,其間山村里經歷了一場狂風暴雨,丟棄兒女的男人想著在深山里餓了幾天的孩子不是饑渴而死也會被虎狼咬死。又是近黃昏的時候,他與女人一同帶著鐵鍬等挖地的工具前去掩埋孩子的尸骨。當他們來到丟棄孩子的溪溝邊,不可思議的竟是兩個兒女竟然虎生虎氣地活著,除了因恐懼而淚眼淋漓和身上穿得衣服零亂之外,看不出經歷了幾天的受冷挨餓的跡象。倆人還在為眼前的奇跡不知所措時,女兒卻是淚眼蒙蒙地對男人說:“爸爸,好久好久你到那里去了?我和弟弟好怕呀!”男人從女兒前言不搭后語的童言中聽出了孩子們在荒無人煙的山中幸存下來的過程。

 

那天夜幕降臨,恐懼、饑餓和寒冷使兩個孩子大聲地嚎哭要爸爸,凄慘的哭叫聲陣陣回蕩在山谷。哭聲吸引來了老虎,在恐懼中姐弟倆被一只母老虎叼起就走,回到一個狹小近似洞的石窩,窩里竟是母老虎哺養的三只幼小的虎仔。不知是什么原因,母虎并沒有傷害姐弟倆,而是將他們放置在與虎仔一起,母虎曲彎著身子將五個幼小的生靈置于母體的懷抱中,尚未開眼的虎仔尋著奶腥味衍住了母虎的一只奶頭不停地吸吮。姐弟倆在餓極之時,也忘記了恐懼,跟著虎仔吸吮奶汁。飽食了豐富甜美的乳汁后,姐弟們在困盹中躺在溫暖的母虎懷抱中度過了夜晚。

 


暖融融的陽光在第二天把山谷撫醒的時候,母虎再將孩子叼著放置原來的地方。到了夜幕再次降臨后,母虎又按時地來到孩子坐等的地方,再次重復前晚的舉動。反復幾天,孩子們避免了寒冷和饑餓,逃過了自然對他們的死亡威脅。

 


眼前兩個依舊活生生的孩子,卻讓兩個大人沒有了希望,從他們開始的念頭生成起就沒有再讓孩子回到這個家的決念,一定要讓孩子從這個世上消失,否則兩人無法過安寧的日子。女人讓男人用鐵鍬將兩個孩子打死然后就近掩埋。女人怕見血腥,在男人下手之前,先自己離開到較遠的地方等著男人下手。兒女重新能回到父親的護羽之下,沒有了恐懼和啼哭,巴盼著父親快快把他們帶回家,但男人卻殘忍地舉起鐵鍬砸向孩子的頭顱,伴隨著短暫的呻吟,孩子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站在遠處觀望的女人見著下完毒手后癱坐地上的男人,心里懸掛的石頭終于隨著孩子的生命的完結而落下。望著遠處躺在溪溝邊孩子的尸首,她甚至開始做起了過幸福日子的白日夢啦!太陽不知什么時候沉入了山后,坐在孩子尸體前的男人也許是出于悲傷也許是過于緊張,全身乏力,在遠處女人的不斷催促下卻似呆木一樣無法從地上站立起來。此刻的他,沒有人能猜到他心里想著什么,是悲傷、后悔,還是緊張過后的放松。也只是隨著他的生命的終結,永遠讓鄉民們當著迷一樣猜下去。善惡因果報應,就在這男人還遲遲沒有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一聲長長得虎嘯,一只猛虎從就近的草叢中竄出,撲向坐于地上的男人,尚未等到男人的反應過來,血盆的虎口便咬在男人的脖子上,幾乎整個連著腦袋的脖頸給母虎咬得塌拉在胸前,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在遠處的女人看到這樣的場景,頓時驚呆,人也癱軟在地上。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她在半癡半醒中走回了村子。她后來瘋了,逢人便說自己不是人來世做虎。這個故事的過程就是從她那已經不再清醒的大腦通過自言自語的夢話斷續向全村人倒出來的。

 

 

 

 

 

數據載入中,請稍后……
新加坡快乐8开奖 排列三中组选 重庆时时彩计划网页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结果 22选五 11选5app下载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的走势图 上海福彩4d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生有道电信图库2区 爱彩乐客户端 玩彩票比较靠谱的平台